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人民时政 > 深度观察 > 正文

微小说:《请罪》

“妈,我正开会呢,稍后给您打过去……什么,肿起来了,要手术?您别急,我这就回去。”杨县长放下电话,跟副县长交代几句就匆忙离开了会议室。

“老胡,跟你说个小道消息。”县政府办公室孙主任拨通了人民医院胡院长的电话,“杨县长的老妈病了,好像挺严重。你得好好表现,要是把握不住机会可别怪我这个老同学没提前通知你啊。”“什么病啊,啥时候来?”胡院长突然感觉心慌气短。“这我哪知道,也不好问。”

放下手机,胡院长一把抓起来内线电话:“马上通知全院科室主任以上人员开会。”会上,胡院长作了精心部署,又连夜召开院领导班子会议,要求从即刻起,班子成员轮流值班,守在门诊大厅“死盯”大门。同时,胡院长还向全院专家下达了指令,值此特殊时期,一律不准休假。安排好这一切,胡院长才感觉气息顺了一些。

几天过去了,一点动静都没有。胡院长又不安起来,给孙主任打了个电话。

“什么?病都看完了呀,你不知道?”孙主任惊诧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让胡院长一阵晕眩,强自镇定了几秒钟才有气无力地细问详情。“具体是谁给老太太看的病我不知道,但绝对是在你们医院看的……领导只说是看完病了,我哪知道满不满意。”

“查!必须查明白,到底是谁玩忽职守。”院班子会议上,胡院长铁青着脸说。

医院掀起轰轰烈烈的“自查”活动,监察组挨个科室排查,从每天值班的院班子成员到值班医生护士,从挂号室、药局到门卫后勤。监察的大体内容是:在你的班上有没有一个中年干部模样的男子领着一个七旬左右的老太太来看病。

自查很快有了结果,给杨县长母亲看病的是外科一个年轻医生。面对胡院长的严厉斥责,她委屈得直掉眼泪。“先停职一个月,写深刻检查。”罚是罚了,窟窿还得弥补。辗转难眠后,胡院长决定去找杨县长负荆请罪。

“老太太手上扎了个刺,当班医生很认真也很小心,刺挑出来,擦了点药就好了。谢谢你的关心,不过也是有点小题大做了。”杨县长不紧不慢地说着,看胡院长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责任编辑:张译晟]
标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