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人民时政 > 深度观察 > 正文

中国新闻周刊:中国论文频被撤稿的背后

8月18日,德国施普林格(Springer)出版集团宣布撤回旗下10本学术期刊上发表的64篇论文,理由是论文的同行评议过程涉嫌造假。此前,施普林格集团下属的英国BMC出版社也以同样原因撤回了43篇论文。两次被撤稿论文的作者绝大多数来自中国的医疗系统,包括一些知名大学的附属医院。其中,施普林格的撤稿中有61篇来自中国;在被BMC撤稿的43篇论文中,中国则占了41篇。

频频撤稿

施普林格在关于此次撤稿事件的声明中说,该集团的期刊编辑最先发现一些论文评议人电子邮件地址的真实性存在问题,随后展开的内部调查发现了伪造的同行评议报告。“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64篇论文的同行评议过程受到不正当影响。”声明没有明确指出64篇涉事论文来自哪个国家。但《中国新闻周刊》通过对该集团网站进行检索得到完整的撤稿论文目录,其中来自中国的论文作者的单位赫然在列。

施普林格撤稿事件并非特例。世界上其他几家主要学术出版社也有过从旗下学术期刊撤稿的行动。这些案例涉及爱思唯尔(Elsevier)、赛捷(SAGE)等学术出版巨头。

除了此次撤稿事件外,近年来曾经引起广泛关注的类似事件还有:2014年2月施普林格与美国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联合撤销120篇论文;2014年7月赛捷公司撤销60篇文章,之后,2015年3月BMC撤稿43篇。其中,IEEE的撤稿主要涉及计算机领域,而施普林格和BMC的撤稿主要涉及医学和生物技术领域。

专门追踪学术论文质量的“撤稿观察”(Retraction Watch)网站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仅2013年到2014年,各大学术期刊就因6起同行评议舞弊事件而撤回了超过110篇论文,在爱思唯尔撤稿16篇和BMC撤稿43篇之后,这一数字达到了约170篇。过去3年里,因同行评议造假行为遭撤的论文数量占该网站记录的全部遭撤论文总数的15%。这些案例的共同之处在于,论文提供者发现并利用了学术出版系统的漏洞,“自己的论文自己审”,伪造同行评议,使论文得到编辑认可。

其中最著名的案例的主角,是曾任台湾国立屏东教育大学副教授的陈震远。2013年5月,《振动与控制期刊》(Journal of Vibration and Control)的主编发现有声称是审稿人的不明账号向他们的作者发送“审稿意见”邮件。赛捷出版社对此进行了长达14个月的调查,结果发现,事件涉及出版管理系统ScholarOne中的130个可疑账号。这些可疑账户的使用者间互相评议、引用彼此论文的频率不正常地偏高。最后,调查员确定,有60篇论文存在同行评议造假、论文互相引用的情况。而所有可疑文章的作者栏中都能找到陈震远的名字。最终,陈震远在2014年2月辞职。在这之后赛捷出版社撤回了相关的60篇文章。

另一个案例的焦点则是计算机自动生成程序。2014年法国约瑟夫傅立叶大学计算机科学家西里尔·拉贝利(Cyril Labbé)用自己开发的识别程序,在IEEE数据库和施普林格的数据库中识别出了120多篇的虚假论文。这些于2008年至2013年之间发表的论文是由一个名为SCIgen的计算机程序自动生成的,同样几乎全部来自中国。在这之后,“撤稿观察”发现,2009年~2014年在中国举办的几十个学术会议的9000多篇会议论文被IEEE学术文献数据库撤稿,但并未给出明确的理由,撤稿声明中只是说“根据正式组织的专家委员会的仔细审查,该论文违反了IEEE数据库的出版准则。我们因此撤回这篇论文,我们也会尽力移除这篇论文的所有参考文献。”

接二连三的撤稿事件,都涉及到同行评议造假,而中国作者频频牵涉其中,国家的科研信誉也因此大打折扣。更令人忧心的是,在进一步的调查中发现这中间有第三方单位,也就是语言编校或论文服务提供商牵涉其中。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责任编辑:常妍]
标签: 中国论文   撤稿  
关闭